尼克Frank Ntilikina成长史:从战争难民到纽约新

发布时间:2020-07-07 已收录 阅读:138次

回溯20年、跨越大西洋,来到数千英里外一个战火涂炭的国家,我们才能理解Frank Ntilikina的驱动力是什幺。当时是1990年代,卢安达——非洲中部的小国——正处于残忍的内战中。Ntilikina还没有出生,但是他的哥哥Yves、Brice以及母亲Jacqueline都亲身经历了那样残酷的现实。多年以来剑拔弩张的两个部落,在九十年代末爆发了全面战争,卢安达陷入一片混乱。当这场冲突结束时,足有100万人在种族大屠杀中丧生,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野蛮和臭名昭着的暴行之一。1994年7月,政府终于得以建立,难民人数在此时已经超过200万人。

尼克Frank Ntilikina成长史:从战争难民到纽约新

Brice出生于1988年的卢安达,Yves大他两岁。在Brice 5岁大的时候,Jacqueline带着两个儿子逃离卢安达,她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定居下来,与昔日故土的暴虐千里相隔。1998年,她在那里诞下了Frank。18年之后,在週四晚上的巴克莱中心球馆,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控卫在NBA选秀的第8顺位被尼克队选中。

Frank的哥哥们对卢安达的记忆甚少。毕竟他们当时还年幼,但有一件事是坚定不移的:为了孩子们有一段更好的人生旅途,Jacqueline向三个男孩灌输了职业道德的观念,这是Frank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也是尼克球迷们应该为未来而振奋的原因。「这就是我们家的活法。我们总是在追求更好的,从来不满足。」29岁的Brice说,「我们来自遥远的地方,必须去适应现状。为每一次挑战、为一切做好準备。这是我们从经历中学到的。」

尼克Frank Ntilikina成长史:从战争难民到纽约新

Jacqueline为了儿子们餐桌上的食物而拚命工作。但是Yves说,她还是被迫藉助慈善援助以获得足够的口粮。然而,孩子们对此一无所知。直到2年前,30岁的Yves才知道母亲以前去过食物银行。「妈妈付出了许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容易。」Yves说,「我们过得很艰难,但是挺过来了。」来到欧洲之后,篮球成了三个男孩消遣的方式。Yves和Brice在布鲁塞尔的球场上发现了篮球赛,Brice将这项运动带给他的快乐称为「篮球热恋」。

他们将这一热情传递给了Frank。「他三岁就抱着篮球了。」Brice说。

尼克Frank Ntilikina成长史:从战争难民到纽约新

2001年,一家人从布鲁塞尔搬到了法国的斯特拉斯堡,Frank开始在这里打磨自己的技巧。在不打正规篮球的时候,他会在一个叫「城堡」(la Citadelle)的公园里和Brice、Yves一起打球,而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比弟弟更高大和强壮。

「在和哥哥们一起打球的时候,我爱上了这项运动。」Frank说。但是别搞错了:在公园的那些日子里,从来没有相亲相爱。比赛相当激烈、对抗性很强,从来不放水。「不是吹牛,我觉得我们对他的影响很大,」Brice说,「小时候我们总是在一起比赛。他想玩单挑,在输的时候总是哭。他比我们要矮,这是我们之间的一场竞赛、一场战争。」「我们不让他赢,从来不。他得自己去争取胜利、去拼下分数。就算在防守端,我们也会盖他火锅,防得很紧——直到四、五年前,他长得比我们还高、球技也胜过了我们。」如今的Frank身高6英呎5寸,臂展超过7英呎。尺寸成为了他迷人前景里的一部分,尤其是在防守端。

尼克Frank Ntilikina成长史:从战争难民到纽约新

「我愿意去防守、拚命地打球,为球队带来强度。」谈及自己能够带给尼克的标籤时,Frank说道。正是他在公园球场上学到的东西——也是坚忍不拔的母亲教给他的——驱使他登上了NBA的高峰。「我们向他示範,敬业和努力在篮球场上下都是极其重要的。」Yves,「你必须勤奋工作……我们(对他)很苛刻,就是希望教给他:如果你想赢得一样东西,就去争取它。我们真的很苛刻,从来不对他手软,从不。」Yves和Brice同样在各自的职业道路上践行了这一精神。

Yves现在是一名外科医生,Brice是一名理疗师。「我们的母亲希望我们做好孩子,首先要在学业上成功,篮球是次要的。而对Frank来说,两者没有先后。」Yves说,「他球打得好,成绩也很好。所以我觉得他前途无量,但他选择了篮球,这是他所热爱的东西。」Yves说,Frank是个多才多艺的人。

尼克Frank Ntilikina成长史:从战争难民到纽约新

「他热爱音乐,会弹一点钢琴,对什幺都感兴趣。」Yves说,「如果你给他看了什幺,他会渴望更加深入的了解。他会聆听,在生活中就像在球场上一样——用心专注于所做的事。」为了参加选秀活动,Frank在本週第三次造访纽约城。而他在法国联盟的球队仍然在争夺冠军的系列赛中与Chalon队苦战。星期一晚上,他在法国打了系列赛第4场,星期二就飞往纽约,星期三在市中心接受媒体採访,星期四晚上出席选秀仪式,然后搭乘凌晨2点的航班回到法国,赶上星期五的第5场生死战。斯特拉斯堡74-65落败。

「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疯狂的一个星期。」Frank在选秀夜说道。Brice说,在大苹果城的短暂时间里,Frank已经爱上了这座城市。

尼克Frank Ntilikina成长史:从战争难民到纽约新

「这座城市从不入睡。」Brice说,「他是早出晚归、拚命训练的那类人,这城市很适合他。」

经典案例:星期四早晨,就在选秀之前的几个小时,Frank起床之后去了市中心的球馆里训练。事实上,有着Jacqueline那样的榜样,你很难不投入更多的努力——她总是愿意敦促孩子们更进一步、到达更高处。她激励孩子们保持饥饿感。 「这传承自我的母亲,我们总是看到她勤奋地工作、拚命地接更多的活。」Yves说,「所以我和弟弟竭尽全力去回报她。而Frank,他也将会这幺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