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发布时间:2020-05-27 已收录 阅读:438次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我在《金融大骗局》一书中,不断强调我们必须关注的一个数据就是:「人口」。

为什幺「人口」这个因素对台湾的未来如此重要呢?它又到底会如何的影响到我们的经济?
首先我们必须解释,所谓的「人口红利」到底是什幺?

人口红利(Demographic Dividend)是指一国的总人口数当中,具有劳动生产力的族群(一般是指15~64岁)占绝大多数,而需要被扶养的老人和小孩人数都相对较少。拥有人口红利的国家,会因为较高的生产力及较少的扶幼和扶老支出,而展现较高的经济力。但随着这一个族群的老化,面临的问题将是由较少数的更年轻一代来扶养这个为数众多的族群,此现象称之为人口红利的枯竭。例如美国在1946年到1964年有所谓的战后婴儿潮(Baby Boomer),这批婴儿主要撑起了美国近半世纪的经济荣景,但随着战后婴儿潮的退休,美国的人口红利也在2010年起面临这个问题。

而台湾的人口红利预计在2015年达到最高峰之后,将会以全世界最快的老化速度来走向人口红利的崩盘,其原因我相信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都已经知道,台湾的出生率是「全世界最后一名」。下图是欧洲和亚洲主要国家的出生率比较,也就是平均每对夫妻生几个小孩。图中可以看出,台湾的生育率明显的敬陪末座,其中最低的2010年,平均每对夫妻还生不到一个小孩。接下来适逢中国人最喜欢的龙年,在望得龙子龙女的情况下,生育率出现明显的提升,但在进入2013蛇年之后,生育率预期又将每况愈下。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要解决人口老化的问题,除了「出生率」以外,就只有「移民政策」了,但是亚洲先进国家中,目前除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普遍对于移民政策是极度保守和严格的,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就是「保护主义」的壁垒,政府深怕外来的移民抢了本国劳动者的工作,进而失去为数众多的劳动阶级选票。但这就回到「破窗理论」的议题,难不成因为汽车的发明,导致为数众多的马车相关行业都失业了,政府为了选票考量,就得把发明汽车的人抓起来判死刑吗?

很不幸的,这是个一人一票的时代,所以要当选的首要目标,就是尽可能的讨好大多数的人,而不是讨好对社会真正有贡献或有巨大影响力的人。也就是说,不管是谁执政,基本上做的事情没什幺两样,就是拼命在比赛挖子孙的钱,来给眼前这一些有选票的人享用。讲的白一点,只要能讨好这能够让我当选的51%选票,用未来子孙200%的资源都当作支票开出去也在所不惜,反正我了不起只做个四年八年,能执政最重要;不能执政,所有已经开下去的钱和资源都打了水漂。

所以,政府不可能去做真正对社会有长远帮助的事,它只会做能讨好眼前多数选票的事。而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还在奢望政府能为人民做什幺,我只能说:「你是智障」。

到底劳动人口的下降会造成什幺样的影响呢?我们直接看图说故事比较快。

下面这张图是台湾人口结构的变动趋势,虽然从2012年以后的数据皆为推计值,但是我们前面已经提过,要产生大的变动,除非「出生率」和「移民政策」在未来出现大幅度的提升,否则这个趋势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而你认为目前台湾的这种环境,年轻人生育的意愿有可能大幅度的提高吗?政府的移民政策有可能大幅度的开放吗?

台湾的总人口数大约在2019年~2030年就会达到最高峰,然后开始迅速的滑落,依照中推计值来估算,台湾在2060年的人口数,将比现在(2013年)要减少20%,回到1983年的水準。千万不要小看这20%的人口数,这将导致大量的本地服务业(以本地人口为主要消费客户)倒闭,进而影响其他相关产业的衰退和萧条,接着就是股市的长期空头和房地产的长期不振。看到这里,你想到谁了?没错,就是日本,我们正走上和日本一模一样的路,而且,我们将有过之而无不及。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而国际上,一个国家65岁以上的人口超过7%,称之为「高龄化社会」;超过14%,称之为「高龄社会」;超过20%,则是「超高龄社会」。台湾已经在1993年成为「高龄化社会」,接下来则预计分别在2018年及2025年进入「高龄社会」及「超高龄社会」。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接下来我们看的这张图是台湾的老化指数,所谓的老化指数,是以65为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除以14岁以下的幼年人口数,所得出的比例。而这数据代表的意义是什幺?很简单,一个国家的幼年人口越多,表示这个国家未来的人口红利潜力庞大,反之则表示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将节节败退。同样的,在「出生率」和「移民政策」不变的情况下,这种趋势是没办法停止或逆转的。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再来我们针对15~64岁的劳动人口来作分析,台湾的劳动人口在2015年即将到达最高峰,而在2060年时,台湾的劳动人口将会减半。而且劳动人口中的高龄劳动人口(55~64岁)也将成为最多数。这代表什幺意义?我想有一般思考能力的人应该都可以想像的到。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再来,我们来看这张「扶养比变动趋势」图,应该也很容易明白。

扶老比 = 65岁以上老人 / 劳动人口
扶幼比 = 14岁以下幼儿 / 劳动人口
扶养比 = 扶老比 + 扶幼比

沉重的扶养比(特别是扶老比)将造成严重的社会福利负担。所以不知道多久以后,可能一个台湾的年轻人,月薪四万元,却要缴三万五千元的劳健保,而且一直要缴到85岁才能开始领钱,你说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吗?绝对有可能,因为有为数众多的老人投票同意让这个年轻人必须这幺做,这时候年轻人剩下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革命。你说他怎幺可以这样?我们年轻时也是乖乖的缴啊,现在换他们年轻人养我们了,怎幺可以说不玩就不玩呢?你说的没有错,但年轻人也没有错,每个人都只是在自己的能力範围内,去争取自己最大的权益,只是每个时代有时代的正义、也有时代的罪恶,属于你的时代精神不一定属于下一代。你有你的仗要打、他们也有他们的仗要打。「养儿防老」或许在以前是对的,但是在未来就不一定了。劳保、健保、劳退、国民年金...等庞式骗局般的社会福利政策,全都迟早会因为人口红利的耗竭而崩盘。而如果你还在奢望「大有为」的政府能做什幺「改革」,那,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智障。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最后,这张是以性别做区分的人口比例图,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台湾的人口比例,由早年的「金字塔」变为现在的「灯笼」,然后即将变成「倒金字塔」。看到这里,你能不担心、不紧张吗?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亲爱的,买间房子好吗?

房地产是一种商品、一种民生必需品。而决定这种商品价格的最后因素,只有「供给和需求」。而台湾在人口数量及结构都越来越恶化的情况下,需求只会越来越少,以后空着的可能不只那些建商用人头卖来卖去然后从银行搬钱的假豪宅,连一般的公寓、华厦都可能成为废墟,而且越靠近郊区的越有可能。一堆建商不断喊什幺台湾的房地产情况不同,只会涨不会跌,拼命的盖,从台北盖到林口、三峡、新庄、淡水,再盖到桃园、中坜、新竹,再盖到台中、台南。请问:这些房子最后是要卖给谁?卖给鬼吗?

最近相当热门的一篇文章[台湾炒房10年,经济沉沦30年],里面有两点实在是中肯到让人拍案叫绝:

13.那为什幺有人愿意用这种高价买房?
因为他没有要自住,而是要加价转卖给别人。
房价不合理,不重要。租金很低,不重要。房屋旧旧髒髒又没电梯,不重要。
反正只要找到一个智障肯买,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14.那为什幺有人愿意用这种高价买房「自住」?
因为他是智障。

而我想补充的是,台湾最了不起的地方,不光是智障多,连教你「如何成为智障」的补习班也多。而这些补习班在过去的十年当中,确实叱咤风云、轰动一时,不仅学费收的饱饱,仲介费、价差也赚的满满。先收你学费,再卖包装好的案子给你,再帮你代租代管,最后乾脆直接跟你集资。这无形当中,更助长和延续了台湾的房地产泡沫。当然,我没办法肯定这个泡沫什幺时候会破灭,也或许这最后一波的高潮还会持续好几年。但是越接近高潮的尾声,就越有可能成为那站在泡沫顶端的最后一只老鼠,特别是那些到现在才开始学怎幺当「包租公、包租婆」的智障。

好吧,不一定是智障,有的时候是情势所逼。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唯一能评估房地产真实价值的依据,只有「租金」,因为租金代表了多数劳动阶级的平均收入水平,这也是为什幺在房地产泡沫的形成过程中,会涨的只有房价,而租金不会跟着涨。当一间房子如果要靠收租得收个五十年以上才会回本,报酬率甚至低过了定存,会有这种现象主要是投资人着重的已经不是租金的收益,而是房价未来的上涨。这个想法其实没有错,因为我们知道硬资产对货币的吸金效益确实是可以对抗通货膨胀的,但在不同的硬资产间,也是有着相对的比价关係,可以看出相对而言,何者被高估?何者被低估?而很明显的,现在并不是买进房地产的好时机(特别是自住)。

另一种常被拿来判断房价是否合理的指标为「房价所得比」,简易的说就是「你要不吃不喝几年才买的起一间房子?」。台湾的平均房价所得比经常性的高于9.0,远高于主要英语系国家的高标6.7;而台北市更曾在2011年第四季飙高到创纪录的15.3,远高于全世界所有主要城市,甚至连号称全球最高的香港,其房价所得比也只有12.6。也就是说,台北市已经不光是全亚洲,而是全世界房价所得比最高的城市,而且不管你再拿任何一种国际上常用的房市指标来衡量,几乎都显示台湾(特别是台北市)的房价已经严重泡沫化,只等着被戳破。

[闲聊] 别再当智障!台湾人快要养不起自己的未来

不是全亚洲,而是全世界,台北市目前是全世界交通便利、网路发达、治安良好的城市当中,租房子最划算的。你说你房子才刚买不久怎幺办?卖掉它,总有智障会买单,然后先租房子。什幺时候再买房子呢?等到你中了乐透;或是已经事业有成,买东西不用看价钱,而是看心情;或是房价只有租金的200倍~250倍(好一点的地段可接受到300倍)的时候,再买吧。我可以保证,如果你的年纪跟我相差不多,那你肯定等的到这幺一天。

年轻人,22K不是台湾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近几年,22K的话题在台湾吵的沸沸扬扬,大家拼命的把矛头指向政府和企业,认为目前如此糟糕的就业环境,是无能的政府和贪婪的企业狼狈为奸的后果。但是王伯达在《谁把台湾经济搞砸了?》一书中,已经为大家解析了原因,认为目前薪资成长停滞的关键点在于「生产力无法有效的提升」。而其原因是政府把大量的资源投入到错误的「惨业」,导致台湾过去十年发生严重的产业空转,现在被韩国远远甩在脑后。而政府错误的教育以及劳工政策,更导致年轻人的单位生产力低落、无法与企业的需求接轨。最后导致的后果,就是企业整天抱怨找不到员工、年轻人整天抱怨找不到工作,然后双方再一起抱怨政府无能,于是政府只好再想办法做一些「改革」,于是大家就更惨了。

我不得不再提到《富爸爸穷爸爸》一系列书籍对台湾造成的浩劫。前面已经提到,坊间许多的「智障补习班」都是以富爸爸的论点为基础,宣扬所谓的「被动收入」、「财务自由」,要大家靠买房收租或炒房来创造获利(或其他种种号称能创造「被动收入」的金融商品)。但不论是王伯达、宋鸿兵、还是我都再三强调,这种靠「资产交易」所创造的经济,不是真的经济,而是泡沫。真正的经济绝对是要有「生产力」作为后盾。也就是说,这[台湾炒房10年,经济沉沦30年]有很大比例的帮凶就是这些智障补习班,因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误解了富爸爸的真正意思,或是只会断章取义,一心只想赚Easy Money和Quick Money,没有人肯脚踏实地的干活了。

当然,我并不是说房地产这个产业不好,我的意思是当一个国家的单一产业被投入了过多的资金、人力、时间在上面的时候,就会造成整体资源的浪费和整体生产力的衰退。好比我们前面说的,政府把大量的资源投入到错误的「惨业」,导致台湾过去十年发生严重的产业空转,现在被韩国远远甩在脑后。一堆年轻人在选填志愿时一股脑的看到「科技新贵」的光环而选填电子相关科系,但其实他对这个领域一点兴趣也没有,满脑子只想着快速致富。但随着台湾科技产业开始由盛转衰,再加上2008年的会计制度变更,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分股票一夕致富。锐减的收入逐渐没有办法弥补工作的劳累和倦怠,自然也就无心努力工作,只想再找有没有其他快速致富的方法,恰巧这个时候以「被动收入」、「财务自由」为号召的智障补习班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成了这些失志的年轻人寻求慰藉的最佳去处。但是回归问题的本质,这些人真的对房地产业有兴趣的比例有多少?还是多数一样只是冲着想赚Easy Money和Quick Money来的?当房地产的泡沫一破灭,这些人又该何去何从?这才是台湾岛逐渐沉沦的主因。

当一个人脚踏实地做自己有兴趣的工作,并且努力的做,不可能没有好的结果。但是如同我以前发表过的文章所说的,我们面临的是一场「善的循环 vs 不劳而获」的战争,当一个年轻人脚踏实地的干实业干了十年,最后却发现不如其他人炒股、炒房两年赚的多时,他的信心就会动摇,于是竞相加入这赚取Easy Money、Quick Money的行列,最后的结果会如何,我目前没有办法预测。但是我相信,不管你过去有没有参与过这些快钱、热钱的投机游戏,也不管你现在有没有去智障补习班报到,凡是只要能坚守住自己有兴趣的本业,并且努力工作的人,才有办法享受到最后的甜美果实。最后我要澄清,我没有要批评或攻击这些智障补习班的意思,它们只是提供能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罢了,这就是它们的本业。就像你不能怪卖烟的业者,它们也只不过是提供市场的需求罢了。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为什幺想抽烟?为什幺整天只想不劳而获?

求人不如求己

遇到任何困难就想求助于他人,是小孩子的行为;而想求助于政府,则是智障的行为。经验一再的告诉我们,最后往往下场最惨的人,就是相信政府的人。1946年国民党政府从大陆落荒而逃,撤退来台湾佔地为王之后,那一次人民因为相信政府而有好结果的?从「四万块换一块」到劳保、健保、国民年金等庞式骗局,更不用说那年年丢到水沟里的税收。而即使民进党上台,也只证明它不过是另外一个国民党,没什幺不同。

一个大时代,之所以繁荣,是因为人民自我的勤奋和劳动,创造了价值和财富:之所以萧条,是因为人民好吃懒做和想要不劳而获。不管是好是坏,从来都跟政府没有关係。从懒惰要回归到勤奋,站起来还是得靠自己。

以我常去的马来西亚为例,一般的蓝领工资只有RM900~1,000左右,大约就是NT9,000~10,000,而一般的白领阶级,也就是一个中英文精通的大学毕业生,起薪大约是RM1,500~2,000,这样的薪资在吉隆坡其实也是很难生存的。因为吉隆坡的物价比台北还要高,这边的珍奶一杯要RM6~8,随便吃一餐RM20是跑不掉的,我的书在这边一本订价是RM40。再加上马来西亚的公共交通非常不发达,不开车就像没有脚一样,但是马来西亚的车因为高关税,是全世界第三贵,因此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常常身上要背一个9年的车贷以及一个40年的房贷,而且利率都比台湾高很多,房贷利率至少4.5%以上。但是你知道吗?马来西亚的年轻人,也这样活下来了。

当然,每一个体制都有所谓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以及遵守游戏规则的普罗大众,有极少数人是能够成为制定游戏规则的精英份子,也有少数人虽然没办法成为制定规则的精英份子,但却能够看透规则,然后想办法去佔到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利用游戏规则的不公平往上爬。而这篇文章是要告诉多数的普罗大众,唯有专心把自己有兴趣的本业做好,才是胜算最高的一种方式,不要想要投机取巧、不要想要不劳而获、不要想要赚快钱,历史上真正有非凡成就者,没有一个是靠投机取巧或不劳而获站上去的。

曙光依旧存在

人类经过几千年的历史,再混乱、再萧条的时代,都会雨过天晴;再困苦、再贫乏的时代,都有人创造奇蹟。而这些创造奇蹟的人,靠的是人类天生最有力的武器:双手。1949年台湾民间的财富被国民党的「四万块换一块」给洗劫一空,但接下来他们靠着家家户户皆工厂的工匠精神,以及一卡皮箱闯天下的勇气,创造了台湾的经济奇蹟,一度名列亚洲四小龙之首。或许极度的困境,才能激发人类天生那可以创造奇蹟的本能。所以我们应该要开心,因为这个时刻已经离我们不远。

上一个时代,致富的方式是:透过你的产品或服务,解决尽可能多数人的不方便、不安全、不舒服、不健康,主要在增进人们的「物质生活」。但是现在人们对于物质生活品质的提升已经到了一个满足临界点。所以,下一个时代的致富关键是:透过你的产品或服务,在「精神生活」上解决尽可能多数人的不方便、不安全、不舒服、不健康。而台湾未来较有机会的产业有:高附加价值产业、旅游相关产业、基本民生服务业以及八大行业,但前提是,政府不要再有什幺大幅度的「改革」。

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过:「这是一个最坏的年代,却也是一个最好的年代」。的确,任何的危机,往往代表的是另一个转机。我衷心的希望,看过本文的你,能够懂得抓住这一个转机,迈向自己的伟大航道,找到属于自己的ONE PIECE。

来源:mobile01作者:BookSilver